时光机

 
 

我爬上宫殿的老城墙,向远处的小颜招手,大喊“拍张照,拍我、拍我!”咔嚓一声,小颜帮我拍了张“我的背影与班贝克老城”。小颜说,你大老远来到这里,还是多拍些照片留念吧。我听了她的回话,心底有些难过。

以前,小颜不喜欢替我照相,总跟我说,静静欣赏就好,何必走到哪拍到哪。现在,她改变了,原因是她就快毕业回中国。她离开后,我们几乎难以再聚首。我心想,在德国待了近5年的时间,她心中难免惆怅,多有不舍。

我察觉到她的感伤,说了一些不相干的笑话哄她。她哈哈大笑表示,我来找她玩,让她有种回到童年的感觉。我说,“是啊,我是一台时光机,也是任意门,我可以带任何人去最美好的地方,包括童年。”她听了微笑不语。






德国人看黄绿集会

网络照片

我的德国朋友Frank对我那一个又黄又绿的电脑屏幕感到好奇,他纳闷为什么马国人民那么推崇一名叫安美嘉的女子。Frank摇了一下我的肩膀,问我说“这个安美嘉是你们的默克尔(Angela Merkel)吗?”


默克尔是德国总理,是一名女性,在2012年福布斯全球最具权势人物榜中排名第二,紧追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之后。她被喻为是掌握欧盟27个成员国、欧元命运的核心人物。我回答Frank说,“我也希望如此。(Ich wüncshe, es ist so)”


前些日子,关于净选盟与反莱纳斯集会的消息在网络上大量的被转载与流传,看着马国人民雄心激昂,不分你我为公义挺身而出,我感到热血沸腾,也为自己无法现身支持而感到愧疚不已。

来自杜塞尔多夫的手信

杜塞尔多夫Quiz
 
杜塞尔多夫小熊胶糖
 
杯子
你可以在thalia找到。

搁下的豆芽




我同学叫我叫小菜,小名的灵感来自于我的姓氏,但“小菜”其实也不是叫假的,我是个比较喜欢吃菜的草食男。我最爱吃的蔬菜是大白菜,任何用大白菜作的菜肴,我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和着送饭吃。
从杜塞总火车站往Konrad Adenaue Platz广场方向走,拐进一条街道Bismarktstrasse。那里有家名叫“韩国馆”的餐厅,风评不错,专门烹煮道地的韩国餐,听说许多德国人、韩国人都爱过来吃饭。我有个朋友曾去过那里,又知道我喜欢吃泡菜,特地领着我一起去。

天使鱼

 
小时候,我家很穷,客人从门外走进客厅,能看见成旧的电视、冰箱,还能看见墙上的裂缝与涂鸦,有种封闭的狭窄空间却又荒凉一片的错觉。

这栋房子潦倒的门面之后,却吐露着丝丝贵气。由于较为宽裕的舅舅、舅母一家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另一端,他们未掩上的房门,澄黄灯光总要撒落满地,对我而言,这是一种富贵的暗示。特别的格局可说是别有洞天。




德国圣诞节饰物上市

 


 

10月底,很多圣诞节的饰物已经上市了。
这个东西在德国叫Schneekugeln,可以作镇纸之用。
我在Thalia书局看到。

在德国将零钱存入户头

首先跟银行要个计钱的盒子。盒子的造型能一目了然,看清楚同样的币种共有多少币值。
 
 按照不同的币种,选择不同的纸张,之后包起来。银行职员只要称重就知道钱币数量是否有误。

想要前来兑换钱币的商家也可以很方便的跟银行职员交易。


在那么高的地方接吻,
这对情侣也不怕忘我境界时往下摔?
 
很多这样的塑像分布在杜塞里,
你可以像寻宝一样在各个角落寻觅。
 
好杜莎夫人啊。

杜塞地标


杜塞有个著名的地标坐落于老城河畔,
那一个白色的塔楼Schiffmuseum。
他让杜塞的河边风光在旅客心中多了一份辨识度。

去萨尔斯堡吧|||

萨尔斯河
 
到了萨尔斯堡,一场灾难发生在我买了一日的萨尔斯堡卡后。
 
萨尔斯卡允许我免费搭乘游览船,游历萨尔斯河一圈,却没想我到了众人集合的码头后,当局要求我们一小时后再来,推说是水位太低了,游览船到不了市区。
 
后来我花了2个小时,三顾茅庐,无奈水位没有达到最低标准,最后这个行程竟然取消了。
浪费了我的白花花的银子和宝贵的时间。

Kodi连锁店


Kodi连锁店是一个很常见的德国杂货店,
价格方面非常大众化,货品是简朴居家用得上的,
像是蜡烛、炊具、寝具等等。

Dm药品连锁店

DM
 
好多人从德国回祖国时,总会到Dm药品连锁店带些保健品,
像是软磷脂、深海鱼油、大蒜精、综合维他命,价廉物美。
 

眼镜不见了

 
德国廉价的眼镜店
 
在德国3年,眼镜竟然丢了3副。
幸亏原本我就相信那个会丢东西的人才是我,我才稍稍释怀。

甲虫车


小时候我爸有台这样漂亮的甲虫车,
后来赌输了,车也卖了。

杜塞的老电车


 
杜塞路上有种特别的老电车,
时间表没有出现在寻常的车站告示板上。
车上载的人都是开派对庆祝的人,
有兴趣参与的话可以上www.partybahn.de 看一下。


有爱心的老太太

 
 
 
老太太踩着单车,
载着爱犬,在初冬的日子里为公园里的鸳鸯、天鹅送饭,
真的好有爱心啊。

去萨尔斯堡吧II

网络照片

话说我冒然闯进了萨尔斯堡,事前没做准备,除了钱不够之外,更棘手的问题竟然是住宿。或许是临近的慕尼黑十月啤酒节把人潮都吸引到了这个区域,整个萨尔斯堡便宜的hostel都客满,我几乎沦落至留宿街头的下场。

去萨尔斯堡吧!

萨尔斯堡Getreidegasse大街。

音乐家莫扎特的出生地。

我原本没有预料我可以去拜访莫扎特的出生地。一定是上天的幸福指引!

意大利最geli的地方


意大利最geli的地方在比萨。
所有人迎着阳光,围绕着比萨斜塔摆姿势。
我也一样。

感激你


我的大学朋友知道我要回国后,已经开始筹备活动,好让大家聚一聚。

我最喜欢他们了,总是会把我放在一个他们看得见、摸得着的位置。不管我走多远、有多累,只要我想要找人聊一聊,他们会在面子书上为我加油打气。

不管我说的笑话多么难笑,他们总会照单全收。

送他们一张感激卡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一无所有

《升学》部分内容

那天《南洋》的编辑心肠很好,看到了《升学情报》刊登了一篇留学德国的访问稿,认出了受访者是我,于是,把文章内容扫描了下来发了给我看一眼。

波尔图南岸

 
波尔图南岸
 
去多一些地方,
那些记忆终将与我一起偕老。

大艺术家

网络照片

我问我身旁的一名女士,“ist der Markt jede Woche hier?”(这个市场每周都在这里吗?)她微微笑,跟我摇了摇头说,在这个城市桑藤(Xanten),这个市场是一年举办一次的盛典。她微微笑向我眨眨眼说,“Sie haben Glück gehabt!” (你好幸运!)


教我喝酒的马库斯

伯克街

我学着马库斯(Marcus)点了一杯杜塞尔多夫出产的特色老啤(Altbier),一边问马库斯喝啤酒会否为身体的健康带来不良的影响,他回了一句让我目瞪口呆的话,“其实喝啤酒对健康有益”。

“傻傻的”



月台上,小鹏拍了我的肩,我转过头看了她一眼,她说:“你知不知道什么叫Thumb a ride?”我摇了摇头。然后她说,在美国,为了向路过的司机示意自己想搭顺风车,人们会在路边伸出大拇指,吸引他们的注意。

我的日志Journal

一年前很瘦时的丑照


以前,我与同学一起住在杜伊斯堡时,常常一起吃晚饭。今天我煮,明天你煮,后天他煮。我们没有平摊食材的费用,也不在乎谁煮的次数多或少。那种感觉挺好的。

另外有时,我们会以Potluck的方式进行聚会。每人负责一道菜,带到餐桌上,背后的意义在于给某人践行,也可以为某人庆祝生日,或者是某同学的欢迎会。马来西亚的节庆也能成为我们聚会的名堂,温暖满屋。

当时,我翻开我的日志,上面写着:我想要你记住你当初的笑容,不管到了那里,那样的笑容绝对不能不复存在,你还要把它传给沿途的每一个人。

第四张飞机票


“小菜,为什么你的第四张飞机票去蛮冷门的地方啊?”我的朋友这么问我。

诺贝尔的故乡


诺贝尔的故乡在哪里?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(Stockholm)!

书的衣服



这个东西很酷,至少我没有在马来西亚看过。它是书套,因为是布料制成的,所以是名副其实“书的衣服”。

这两个一蓝一绿的书套,看起来设计感匮乏,很难让人有怦然心动的购买欲,要是能添加一些花花草草的文艺气息,应该能够吸引很多爱书人购买。



仲夏夜的晚餐


之前,我常到麦当劳买汉堡当晚餐。可是,后来由于担心健康的问题,我开始转到McCafe买蛋糕。为什么我非得到麦当劳消费呢?那是有原因的。

偶遇罗马尼亚女人





“Fahrkarte, bitte”。身后查票员过来查票了。我一边从口袋里抽出皮夹取学生证,一边瞄到身边三个女生神色开始慌张起来。较为年幼的女生站起身来,往查票员的相反方向走去,在车厢末端犹豫着应该跑到另一个车厢,还是往第二层车厢拾级而上。

蒙紹的红屋

河边的红屋有着鲜艳的上色。


屋内有个作工精致的阶梯。

有多幅木刻的图,显示如何以传统手艺制作布匹。

我领着学生证,从杜伊斯堡坐火车到南方的亚琛(Aachen)。之后,根据旅游指南的指示,我乘搭SB66号巴士,穿过比利时的部分地域,看了大片绿油油的草原、黑白相间的成群乳牛,正感到心旷神怡之际, 我到达了最终目的地-蒙绍(Monschau)。

左边


自从小时候驾摩多把左边缩骨摔断之后,我的左边跟我的右边就有了距离。

10个最美的德国老城

杜塞一份报纸Rhein Post选出10大德国最美丽的老城市。排名不分先后。看一眼吧。

(1)特里尔(Trier)
浓浓罗马风情的德国小城,以大黑门的世界文化遗产最为有名。

品酒课


回马前的100天,我买了啤酒给自己上品酒课。我不怎么喝酒,也不会品味,这些都是我开始沾酒的理由。以后,要是在家乡遇见曾在德国生活的朋友,话题应该也可以从你我最喜欢的啤酒开始。

借来的相机


Qun是很典型的天蝎座,心思慎密;我是很典型的水瓶座,大剌剌、比较大鸣大放,以至于有段时间,我自己感觉我们有些不合拍,像是走路时左脚拐到右脚的别扭。

反复小达


 
在写论文的途中,小达发觉他的论文题材过于简易,并没有提升自己的知识、技能水平,于是在同学圈中宣布,他将放弃之前的论文,着手针对下一份论文搜集资料,必要时会与新教授进行相关的讨论。
 
这起事件引起同学之间不小的骚动。这意味着,他的脚步会放慢,毕业进程落后于其他的同辈同学。我所知道的,当其他同学从德国毕业后,他还在实验室里钻研那一台能对角线移动的机器人。
 

樱桃


那天,我和朋友在莱茵河畔散步,顺道寻找之前朋友口中曾提及樱桃树。也不知道是那个好心人把种子随手乱扔,樱桃树刚好长在路旁的较低处,在马路上踮脚尖,就能轻易摘到樱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