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儿



一个人遇见对的人,不药而愈;一个人遇见错的人,药而不愈。双方其实都没有错,或许是因为不适合。
古玩市场里的宝贝都希望能被带走,但是,在茫茫人海遇见知音,却又谈何容易,严重的话,只怕亵渎了躯壳、暴殄了天物的灵魂,那又何苦?

以失去的方式获得,我觉得我很Kuso。
今天一定是得来不易的今天,拖泥带水了好久,谁先道别先解脱。我一定是我笔下的幸运儿,非我莫属。^^

Phantasiland,我幸灾乐祸没人性




我怕高,于是任何再漂亮的景点,只要有一定的高度,我就兴趣缺缺。当我站在平地,看着朋友在空中飞跃、旋转,脸上露出惊悚的表情,我真的有在幸灾乐祸!
上个冬天,我朋友远道而来,刚好适逢圣诞佳节,于是,我们大伙儿就到了Brühl附近一个相当著名的乐园,Phantasiland。乐园披上圣诞的外衣,喜庆的歌曲,让我像是一脚踩进了梦境的门槛。
由于乐园太大、表演太吸引,一天时间太急促,于是,我们先玩乐园地图上标示危险性较高、较刺激的游戏。我一次又一次的陷入,要落跑还是硬着头皮上的两难。
这个影片,是我朋友为上阵的leongpohyeewenyiKen摄下的。我站在下面看着这个空中洗衣机,在音乐、火焰、水花的推波助澜下,把人抛上抛下,我在下面一整个乐到不行,我觉得人生再创高峰,哈哈!

流水线上

现在通过朋友介绍,去打了份兼职,在一间非常遥远的工厂,一个小时6欧元多。在短短的数天内,每个打工生都被安排在流水线上(Production line)的不同位置,包装电脑键盘。我第一天多次被纸盒刮上手,频频见红

上次在别的部落格,留下的关于流水线的看法,我把它发到这里

一些与创意挂钩的艺术工作,以双手创作,原本就可以更自然的激发创意

一些传承古老技艺的手艺,原本也就应该一针一线,一分一毫的细细酝酿,完美的被延续下去

但是,如果是劳力工作,用双腿或双手,来回的不断重复,这其实是一种剥削。稍微有点良知的人,都知道这样不对。如果他们知道获得启迪,知道更好的方法,谁还想要事倍功半

西方过去有个泰勒主义,规定工人每天在流水線上重覆同樣的動作,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他们无法改善现状、不能变得更好,甚至不能言语沟通,成为机械的一部分

这样的做法,提高了生产力,可是非常没有人性,不顾人道主义。

太阳很寂寞



太阳什么都能给,太阳擅长给予。他把光借出去,也不在乎是否收得回。伟大的情操感动了地上的人,奉他为神。可是,他依旧寂寞。
人,从好久以前就以太阳为寄托,在精神上寻求慰籍。在石板路上的城墙、古老的宗教神殿,太阳的外形被工匠凿刻出来,被供奉膜拜,为人消灾祢难。
有了一切、荣誉,可是,太阳兀自糊涂。他俯瞰大地,想要寻求答案,他醒觉,他连留个口信的对象都没有。
有时,他觉得自己很突兀,他觉得自己是个怪胎。他甚至连属于自己的影子,都找不到。
其实,他想揪出自己的影子,与他面对面对话,已经很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