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伊斯堡 FM92.2电台来访


 我帮坐我隔壁,来自俄罗斯的alexander拍下历史性一刻。

电台来访,问了IKS语言班学生们,一些留学的经验。
我在受访前,好奇的问,如果我以德语回答时,语法有问题,那录下的声音片断如何能用?
那位采访的工作小姐(还是DJ?)说,他们会用电脑化腐朽为神奇。
哗!不愧是德国!

在布鲁塞尔和根特之间去的小城



我爱布鲁日(brugge)多于根特(ghent),纵然根特的名气大得多,城市规模大得多、古迹多得多、游客多得多。是一种不明就里的偏爱。
应该是温度刚刚好,不冷不热;美景刚刚好,不是商业化旅游点的滋扰;时间刚刚好,早上总是精神抖擞嘛。
这么说好像对根特很不公平,毕竟根特潜藏了一个异宝。耶稣的圣血,收藏于那里大广场旁的一个教堂。虽然,那是误打误撞碰上的奇遇。
这座城市不大,依水而建。手中拿着地图一下子就可以走完。

阳光下,我和鹅打盹


我看见天鹅啄着干草作窝,然后晒太阳睡觉。
阳光虽然明亮,可是在冷空气下,隐隐约约的热量暖呼呼的,让明明在散步的人都觉得爱睡,困了起来。
天鹅很好命,长得好看又吃得好,不像旁边啰嗦的鸭子,像是只能吃剩饭,到处“呀呀”叫的埋怨。
旁边是有个喂食槽的。

是报应吗?亨利八世


这位是皇后安妮博林。

亨利八世有6个老婆,
(1)第一任是西班牙公主凯瑟琳,是替兄长娶的,那是在其兄长结婚不久去世后,未免开罪西班牙所做的。最后,离婚收场。

(2)第二任妻子是安妮博林,是最著名的一任。他为了她罢免了丞相、得罪教廷、没收教廷财产、被罗马教皇开除教籍,最后这个国王自任教会最高领导,其间杀了7万多人,是当时英国人口的2%。最后她被判通奸罪处死。

(3)第三任因病去世。

(4)第四任被处死。

(5)第五任被处死。

(6)第六任妻子因为他比她早死,而幸免。

(7)还有许多未曾考究的风流史。
最传奇的一点,这位凶残的国王,其3位继承人都没有后裔,导致王位传于他人,终结了都铎王朝,似乎是报应不爽。

来自布鲁塞尔的时钟墙



我本来没有发现这堵墙的后面内有乾坤,是钟声把我吸引过去的。当时,钟声响了,我看了看手机是下午7时。(明明看上去,就是一个时钟墙了嘛,又何必再看手机)。
如果没有记错,远处、近处都有不同的钟声在呼唤彼此,我听见整个布鲁塞尔掉入钟声的怀抱,陷入十面埋伏。
站在屋顶上那位是敲“小时”的,而其他12位则噼里啪啦的敲,乱作一团,我变成了他们眼中的老外,不知道他们钟声的道理,所以感到不是滋味。

切勿复印整本书


这是学校图书馆里复印室贴在墙上的一张海报,说是学生不能复印整本书,否则触犯法律XXX条文。虽说是法律,倒没见过有谁被活逮过。
我有时在复印室也很怕被误以为在触犯法律,加上我三番两次惹毛那个图书管理员,所以总是提心吊胆,怕又再冲撞她。
那个管理员可以皮笑肉不笑的对你笑,又可以拉开嗓门对你吼,算是我在德国,遇见前3名最rude的人了,实至名归。

贝多芬的月光




好久没有静心看看夜空,到了德国半年也是一样,倒是贝多芬著名作品《月光》提醒了我,适时看看窗外的夜景。
贝多芬的老家波恩(bonn),算是北威州的文化重镇了,像是我的语言班IKS,号称自己语言与文化的灌输兼容,所以会带我和语言班同学去游览。

这算是我第3次旧地重游了。当时经过他老家时,有在心底膜拜和朝拜就是了,反正我也不通音律。反之,倒是不想要错过郊外还有当地的露天音乐节。

自行车广告



广告宣传无孔不入,但是,有时候还是佩服老外的创意。
这是在学校等巴士的时候看见的,一字排开的自行车,像是有被设计过的摆放在车站旁吸睛。
铺天盖地的宣传,配合奇思妙想的点子,特别惹人注目。

杜伊斯堡的地标?

喷水池在冬天被抛弃,随着春天重新绽放神采。

我踩着脚车从家里出发,到亚洲市场买菜和去眼镜店时,经过koenig heinrich plazt那里距离我家很近。

那是我跟adrian借的脚车,我自己的脚车已被废弃了好久,因为它好像爆胎了,至于有多久?好像可以从我买那天开始计算。(最好不要给我姐看到这段文)

杜伊斯堡的地标(我自己乱讲的),喷水鸟人也出现在koenig heinrich plazt。我在那里,踩着轿车追着鸽子跑,没有什么别的可以形容,因为那个时候我脑袋放空。

春游莱茵河



左起李楠、张旺、梁诗羽
“来面对镜头,快快,笑开怀……。
“假装有什么好事要发生,笑笑……。
“快点嘛,春天来了,笑容灿烂一点……。”
后来,在düsseldorf莱茵河畔、国王大道,和朋友拍了一些照片,始终不能自然面对镜头,我显得笑容僵硬。
奇怪,同行的友人好像也有同样的毛病,嘻嘻。

群魔乱舞




想要变成一个傻子,然后无忧无虑笑着消遣时间。
所以才有2月的狂欢节,所以我热爱科隆狂欢节。好多人在这一天做自己、释放自己,只要是人都有想要不要做人的时候吧?所以,有些人裹起了皮毛变成了野兽;有些人装了尖尖的“义耳”变成精灵;还有制服诱惑……
好可惜我没有拍下丢巧克力、玫瑰花、糖果的场面,希望明年还可以再来一次。

让幸运传出来


布鲁塞尔广场的幸运女神
不好意思,让让,请让让,也给我摸一把吧。
我在位于布鲁塞尔的广场,看见了游客聚集在一个雕塑前,导游在用法语喋喋不休。这个被誉为欧洲最美的广场的一隅,原来横卧着一个幸运女神!
在苏格兰的时候,下榻同一家宿舍的中国朋友,向我们推荐了幸运宝石的小店,为了幸运,同行的朋友买了条链。我没有买,却幸运在比利时遇见了幸运女神。
这个广场旁某一层塔楼的房间,曾是雨果写作的地方。我不知道在哪里,但是没关系,因为只要碰上幸运女神的胳膊,终有一日能就地重游。
传说是这样传说着的。

想要面对审判




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司法宫
我的酒窝已经变成皱折,是一个寂寞潦倒的死角。等它糜烂穿破我的脸颊的时候,或许我可以因为一点疼痛,而有了一点醒觉。
昨天,一觉醒来洗脸刷牙,不管怎样挤眉弄眼,我都有些认不出自己;今天我对着镜子谄笑,想要讨好自己,却也失败。这种日子好像过了好久,我想,我忘了我自己。
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,我的嘴角微笑的弧度是什么时候不见的?我好像遗失了好多,我脚车的润滑油、我的眼镜……我想我连鞋底的泥都弄丢了,忘了自己从何而来。
如果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司法宫(palais of justice)会说话,当我经过他的身畔,我就应该质问他,什么是对什么是错?你圆顶的四角分别驻守着象征执法、仁慈、力量、法律的塑像,你不是惯于审判吗?

开满花


 非常大朵的花。
冒出头的小叶。
好多事物都是一夜长大,昨夜我把自己包裹在自己的被单里,今天天气一扫昨夜寒冷的郁闷,豁然开朗。
小叶从树梢冒出来,大朵的花也开满了,我想阳光是始作俑者,纵使天气始终阴晴不定。
一阵风呼啸而过,我看见树上的小碎花不知去向。

在根特的便宜午餐


 诱人的午餐,略嫌小碗了些。
好多人排队,墙上贴着3.75欧的价钱表。 

 和St Nikklaaskerk 对望Dulvelsteen
我照着地图来回走,看见了全市唯一一间地图上避而不谈的麦当劳。手中的地图的是由经验甚丰的旅者所编,分享以自己为中心的旅游路线,想让外来者品尝道地食物,避开美国的霸权主义。
我和同学一行人照着地图上的小撇步找到了Art and Meat。我买了从下午12时到130分特别优惠时光,才有的take away午餐,价钱3.75欧,竟然还有虾和三文鱼!
店内一个大姐看我手提地图走进店,好奇的跟我借了地图去看。她在店内工作有些时日了,竟然从来不知道这家店名气不小。

旅行的时间一短,就只能和身边的景物轻轻碰触,没有交流然后过客匆匆,赶往下个地点,入宝山空手回。

所以当我经过大教堂St Nikklaaskerk时,一点感觉都没有,即便他曾经见证这个城市的衰败到昌盛,尔后昌盛到衰败,成为跨越多个时代的产物。

比利时的撒尿小孩


 雕像很小,可是魅力惊人。
有的搽了好多奶油,有的还是有新鲜草莓的奢华威化。
比利时布鲁塞尔(Brussels)撒尿小孩的由来,流传着几个版本,虽然故事背景不同,但是共同点是,有个小男孩撒了尿灭了火,挽救了整座城市,幸免于遭大火吞噬。
这个雕像坐落于StoofstraatEikstraat的交叉口,距离城市的核心大市场(Grote markt)不远处,徒步而行只需要数分钟的时间。
我看见好多到来朝圣的游客,跟着旅行团的步伐,伫立在雕像前,听着导游滔滔不绝,说的话应该是法语或是荷兰语,所以我一个字的听不懂。
隔壁售卖威化饼(waffle)的小店,迎来的客人,就像雕像撒的尿如泉涌般,永不止息,生意好得不得了。我点了最便宜的巧克力威化,花了2欧元,滋味是霹雳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