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要面对审判




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司法宫
我的酒窝已经变成皱折,是一个寂寞潦倒的死角。等它糜烂穿破我的脸颊的时候,或许我可以因为一点疼痛,而有了一点醒觉。
昨天,一觉醒来洗脸刷牙,不管怎样挤眉弄眼,我都有些认不出自己;今天我对着镜子谄笑,想要讨好自己,却也失败。这种日子好像过了好久,我想,我忘了我自己。
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,我的嘴角微笑的弧度是什么时候不见的?我好像遗失了好多,我脚车的润滑油、我的眼镜……我想我连鞋底的泥都弄丢了,忘了自己从何而来。
如果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司法宫(palais of justice)会说话,当我经过他的身畔,我就应该质问他,什么是对什么是错?你圆顶的四角分别驻守着象征执法、仁慈、力量、法律的塑像,你不是惯于审判吗?

3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