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爆梨姐



我觉得梨姐是一个讨厌这个世界的人。

她遇见什么不顺心的事,总会第一时间将情绪反映在脸上。高昂的说话语调、强势的肢体,让常常挨她骂的我总是分外尴尬。这个时候,其他在场的人会装作听不见,又或者他们也老早习惯了。

咄咄逼人的梨姐,从来不会有轻易想要息事宁人的意思。

她发脾气前挑眉的角度、或者发完脾气后,离开前的那个转身,早已活在我的预料之中。那有什么难呢?我在德国一家电脑维修公司打工,负责公司每天的出入货,每天跟我最多接触的人就是这位负责审核出入货的梨姐了。

在德国,提供送货服务的公司包括UPSDPPDHL等。每天早上9点至10点这段时间,他们分别将待维修的电脑、导航器送到我公司的仓库,而我就在那里负责点收、签名、拆封、分类的工作了。

有关于这些电脑的序号之后会被记录到公司的网站里,不同的工程师依据信息各自前来领取不同的电脑,并进行维修。最后,修好的电脑又会回到我的手上。

我用发泡塑料将电脑小心翼翼的包装起来,减少可能碰撞的缓冲,再贴上梨姐打印出来的贴纸。在下午3时多的时候,再通过上述货运公司将这些电脑送回给事主。

这些贴纸上面印着代表邮费的条形码、收货地址。我必须将新的贴纸贴在旧的贴纸之上,否则,那些标示着旧地址的贴纸,很可能“引领”寄出去的货再次被寄回来,到时少不了的又是梨姐不堪入耳的谩骂了。

昨天的电脑在今天才会修完寄走,今天的电脑自然就得拖到明天了。货物来了又走,走了又来,像养料一样生生不息的持续“供养”着在这里工作的工程师、管工、学生工。这里的每个人都属于这个生态系统的一部份。

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让我成为梨姐的箭靶呢?为什么我不能得一次教训,学一次乖?

货物送上门的时候,我必须取出装在电脑盒里的warranty,呈交给梨姐,让她来进行邮费贴纸的相关手续。时间与分量的拿捏是很重要的,交晚了,或者一次 交太多,她就会拉开嗓子说,“那么多我哪干得完啊?”

有时候,也不知道是昨天轮班这个活儿的学生有疏失,还是今天我工作时发生了纰漏,竟然发生有货待寄出、却没有相应的邮费贴纸的事件。这时,梨姐会说,“我可不管,你去跟货运公司说,是不是能在没有邮费贴纸的情况下,寄走货物。”

刚开始以学生身份在这个仓库里工作的时候,我感觉很不好受。之前的学生待不下去、离开时没有进行完整的交接。很多时候,当我不清楚工作细节向梨姐提问时,我都必须先深呼吸一下,硬着头皮面对这一座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。

我觉得,她应该学会尊重,别人也是“人生父母养”,她又何苦如此激烈的对待他人?如果她拥有一份尊敬别人的心情,人人都会松一口气,而她自己的世界也会变得更加的美好。

3 comments:

  1. 很多主管都是欺善怕恶的,也许你太善良了。

    ReplyDelete
  2. 不是啊,是留学的打工生太卑微。你不干,还有大批中国学生想干。就如同马来西亚一些富裕家庭恶劣对待女佣的感觉,因为不尊重,所以不把人当人看。

    ReplyDelete